网站登陆 会员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所在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解密
美外交官看延安:女护士排队跟毛主席跳舞
0
北京传媒网
时间:2014-03-21 14:25:46  来源:新浪历史
导读:美外交官看延安:女护士排队跟毛主席跳舞

  中共代表向美国客人赠送了自纺自做的高领中式套装--样子跟他们自己身上穿的制服很像--还有八角帽。若干年后,有人说,迪克西小组穿着中式制服拍了照片,说明他们被共产党愚弄了,成了共产主义的同情者。


  毛泽东问谢伟思,他参加观察组是否说明美国打算设立一个领事馆。毛泽东认为设一个永久性的美国外交机构是有好处的,这样可以防止抗战刚一胜利,国共两派撕破脸打架--“那个时候国民党很可能要打”。


  C-47运输机飞临西安,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中盘旋了二十分钟,等待在美军战斗机的护送下飞完最后一段航程。飞行员杰克·钱宾上尉命令乘员们背上降落伞包,防备日军攻击。乘员中只有谢伟思没有军衔,但他身上有一份官方文件,上面说,如果他被日本人抓住沦为囚犯,他将享受与美国陆军上校相同的待遇。


  忽然,飞机迅速降低高度,飞进了一条石壁蜿蜒的河谷。这条河谷似刀子一般切入一座座黄土高坡---这是这个偏远地区特有的地貌。人们从山坡上的窑洞里钻出来,朝着在狭窄河谷里飞翔的飞机招手。飞行员看见了那个坐落在延河河叉旁土山上的地标---宝塔,于是侧斜机身,向左来了个急转弯,为飞机在旧的土跑道上着陆做最后准备。那条土跑道是标准石油公司战前为做生意预备的。


  飞机的引擎发出隆隆的轰鸣,地上的人们听见声响纷纷涌过来看飞机着陆。几架护航的战斗机低空盘旋着,第一架美军运输机终于在延安着陆了。这趟航程不过三小时多一点,但美国人很快就注意到,这里的中国味大不一样。


  飞机开始朝兴奋的人群滑行过去,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原来,飞机左侧起落架上的轮子刚好从一座荒坟上碾过去,机身猛一侧歪,而后笨拙地停了下来。这一碰把螺旋桨的一片桨叶碰掉了,那桨叶旋转着飞进驾驶舱的左侧。幸好,飞行员正前倾身体关闭引擎,桨叶像尖刀似的扎进飞机一侧,飞行员的左手受了点擦伤,但桨叶却把油箱切开了一个大洞。在场的人---中共欢迎团、仪仗队,还有此时哑然失声的围观群众---全惊呆在那儿,不知所措,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钱宾和包瑞德两人跳下飞机检查损坏情况时,周恩来才率领共产党欢迎团走上前来。十八个月前,是谢伟思第一个提出建议:派美国人去了解一下神秘的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什么样子。东道主对美国客人来访表示欢迎,包瑞德上校用纯正的中文说:“我们非常高兴来到贵地,终于来了。”


  中午吃过便餐,周恩来找到运输机的飞行员,高声说:“机长,一位英雄受伤了!我们把您的飞机当英雄啊。”包瑞德上校把周的话翻译过去。“万幸的是,另一位英雄,就是您本人,没有受伤。毛主席让我告诉您,知道您平安,他放心了。”又过几天,另一架美国 C-47运输机平安着陆,它运来了一台新发动机、一套螺旋桨和几个技师。技师们趴在损坏的飞机上修了几个星期,中国人戏谑地称坏飞机是“挂彩的鸭子”。


  风流倜傥的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早在1942年就邀请美国人访问延安。此时,他仍担任着中共驻重庆办事处的负责人,名义上还兼任“民族团结”抗战委员会的委员,不过,这个委员会从来没开过会。“迪克西使团”里基本没人知道,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为争取国家统一结成过联盟。


  一开始,美国人与中国东道主的交流展现了良好的意志和上佳的幽默感。中共代表向美国客人赠送了自纺自做的高领中式套装---样子跟他们自己身上穿的制服很像---还有八角帽。若干年后,有人说,迪克西小组穿着中式制服拍了照片,说明他们被共产党愚弄了,成了共产主义的同情者。谢伟思回忆说:“1944年,共产主义并不是个脏词儿,并不像麦卡锡和冷战时期那样,一提共产主义就老是和愚蠢、叛国投敌什么的扯在一起。苏联曾经是我们的盟友……蒙受了巨大损失。”


  他们乘车从机场出来,顺着延河河堤向延安方向驶去,一路颠簸,风尘仆仆。一个美国人写道:“沿路站着民众,他们很壮实;马、螺子和狗看起来也都很壮实。我们几个人感叹:这里和重庆完全两样儿啊。”因为日军炸弹的轰炸,延安除了山城上的那座宝塔,百孔千疮、摇摇欲坠的古城墙和一座废弃的天主教堂外,几乎再没有站立着的建筑。大部分居民住在窑洞里:“陡立的小路横折竖转,从一层下到另一层,将最底下的窑洞和最高处的窑洞连起来。每个窑洞口前边有一块巴掌大的平地---是在土石崖上开挖出来的---用来建个鸡舍,修个猪圈,开个菜园,或者作为孩子们玩耍的地方。窑洞前晾着洗好的衣服、被单,在炎热、干燥的阳光下随风摆动。”


  为了躲避日军的空袭,延安本地的报纸《解放日报》藏在一个古老的佛寺窑洞里印刷。这个佛寺窑洞藏有一万多个大大小小的石雕佛像。这一天,《解放日报》(经毛泽东批准)发表社论,称美国人访问延安是“自抗日战争开始以来最令人激动的大事”。而后,美国人受到了“张开双臂拥抱,走红地毯的礼遇”。


  一时声名大噪也会造成问题。他们到延安没几天,中共领袖便发动群众参加劳动,对简易的老机场进行整修:美国飞机着陆时的小事故让他们颇有些难堪。群众不辞劳苦,从河床上运来石块和卵石,砸碎后铺在跑道上。“每个人,上至毛泽东,下至学龄儿童,都要干几天体力活。”谢伟思说。他向包瑞德提议,美军观察团一块参加劳动。


  包瑞德和谢伟思正式会见了周恩来和朱德,朱德是共产党军队的总司令。两个美国人讲一口中文,说明来访目的:了解共产党在敌后抗战的情况,越详细越好;收集潜在目标、简易机场及日军位置的情报;设立气象观察站;与中共一起制定方案,营救在华北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他们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评估共产党武装的作战能力,确定为之提供何种武器和物资比较合适。但两个美国人强调,他们的身份只是观察员,没有商议谈判的权力,没有提供援助或物资的权力,也没有做出承诺的权力。


  朱德告诉谢伟思和包瑞德,他手下的游击根据地的领导近期要来延安总部参加中共的代表大会,人很多,他会叫他们向美国观察员介绍情况。一个星期后,来延安开会的各路将领一个接一个召开座谈会,介绍游击根据地和敌占区开展游击斗争的情况,为美方观察员提供了最新的有价值的信息。


  共产党领导人和国民党大不一样,他们办事很讲效率,美国人提出建独立的无线电通讯、气象站等一些特殊要求,他们马上做出安排。谢伟思回忆说,在重庆,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走那些繁琐手续,才拿到“迪克西使团”的通行证。“我个人觉得,中共好像是定好了似的:跟我们美国人打交道,最佳办法就是什么都 [和国民党]反着来。”


  美国人送来了红十字会提供的一些娱乐用品,让东道主们很高兴。东道主们喜欢晚上跑来打桥牌。在观看过大富翁棋之后,两位中共的干部竟拿出了一个自制的大富翁棋,上边有上海的街道、酒店和著名的地标建筑。谢伟思心想,不知道在莫斯科会不会对资本主义游戏有这般热情呢。



  中国共产党中央办公机构及军事总部坐落在离黄泥河---延河岸较远的一片小山坡上。共产党的“神经中枢”兴致勃勃地忙碌着,向遥远的根据地发出命令和党的指示,调遣人员:北至满洲,南到广州,西至汉口,东到上海。这里的山坡上有一层层的窑洞,窑洞里住的是中共的高级干部、军官,洞内陈设简单得像美国的斯巴达式住所。在延安,观察组所到之处都没看到类似于重庆当官的那样摆阔和排场。一位美国记者写道:“这里上下级之间没有鸿沟,不像重庆,内阁部长和战战兢兢、衣着寒酸的办公室小职员差别很明显。”


  几天后,中共为他们举行了正式欢迎晚宴。宴会上,谢伟思作为观察组唯一的文职人员、外交官,有幸坐在毛泽东的右边;包瑞德坐毛的左边,挨着朱德。毛泽东那时五十出头,是个健硕的湖南人,当过图书管理员。朱德是四川人,矮个子,性格火暴,川味浓重。自从1927年,蒋介石背叛了共产党盟友时起,毛和朱两人就并肩战斗。


  倘若在重庆,一个美国下级外交官和一个校级军官是不可能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和这等级别的高官齐肩同坐的。可在这儿,他们竟坐在延安最高领导人中间,要知道那些人手里掌控着拥有近九千万人口的辽阔领地。十七年来,中共一直是“不法之徒”;最近六年,国民党的封锁切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谢伟思说:“到那里去一趟便是一种承认,这是非常重要的,也很受欢迎的。他们想看到我们,就像我们想看到他们一样。”也许是观察组自己对这趟旅行的乐观态度,放大了他们在中共心目中的重要性。


相关阅读
.TM商标域名 .TM 商标域名 土库曼斯坦域名
北京传媒网官方微博    北京传媒网客户端   北京传媒网创业频道公众平台 加入北京传媒网官方QQ群
可信网站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   网络110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