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登陆 会员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所在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解密
毛泽东和贺子珍夫妇:为了革命痛失五个子女
0
北京传媒网
时间:2014-06-17 14:58:10  来源:新浪历史
导读:外公毛泽东及他的两位夫人为中国革命失去过6个儿女。其中,除毛岸龙是杨开慧所生,其他三男二女都是贺子珍的骨肉。


  长女毛金花


  1929年,外婆贺子珍在福建长汀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也就是外公的第一个女儿。她被起名“金花”。红军队伍又要开拔,我的这位姨妈没过半个月就被送给当地老乡抚养。一年后外婆再托泽民外公去找时,听到的消息是女婴死了。


  但毛金花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建国后几十年也未间断,最后定型为龙岩一杨姓女子。一生豪侠的舅外公贺敏学认下了这个被他看准的外甥女,而1976年去世的外公和1984年去世的外婆都始终未与此人相见,此事因此也无法确认。


  长子毛岸红


  1932年,外婆又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儿子。这个男婴有两个名字,小名小毛毛——外公说:人家叫我老毛,我的儿子叫小毛毛,比我多个毛,将来要比我强哦!大名毛岸红。从以上名字已可看出父母是多么喜欢这身边第一个娃娃了。


  长征开始,数以万计的红军干部、家庭被留在苏区,外婆也被迫与爱子分离。据《毛泽东之路》所述:1934年重阳节,外婆在瑞金沙洲坝请父母做了团圆酒菜,但迟迟没人入席——


  外公正染疟疾,在几十里外的于都独自苦痛;泽民外公和希均外婆匆匆赶来,告别后又匆匆离去——虽然外公当时正遭批判,而他的大弟弟掌握苏区财经大权,是须臾不可离的人才,因此可以参加长征(此时连外婆能否随军,都还没有定论)。随后进屋的,是泽覃外公和贺怡姨婆。说起小毛毛,外婆坚持带儿子走,但经不住众人的劝解,只好答应把他托付给受父亲牵连,留在苏区指挥战斗的叔叔、婶婶。等到外公病愈赶回,不见儿子,只见眼泪汪汪的外婆。得知原委的他不禁大发雷霆:你也太狠心!等我回来,再看一眼抱走不行么?你们真蠢……


  当年为外公站过岗,跟外婆学过文化的一名红小鬼,晚年在一次接受采访时,透露了许多从未讲过的往事。他道出了外公失子后的情景:那夜,主席房里没有灯光。第二天清早,我看见桌上有两张毛边纸,湿湿的,像是泪水泡过。其中一张写着:英(狗)、青(猪)、龙(兔)、红(猴)。


  岸英、岸青、岸龙、岸红,外公有过4个儿子,却一个也不能留住他们,爱子岸红更是连照片都没有一幅,如今音讯全无,惟有默念生肖属相。


  更让外公伤心的是,叔叔泽覃、婶婶贺怡为小毛毛付出了生命代价。


  原来,泽覃外公为了保证小毛毛的安全,又把他托付给了贴身的一名警卫员,自己不久就在战斗中牺牲。由于谁也不知道这位警卫员的下落,线索从此中断。而贺怡在北平把我妈妈娇娇李敏面交给外公后就急急奔赴江西,为的是尽快找到小毛毛。然而赶路时夜深路险发生车祸,她与被自己当成小毛毛找到的古柏之子古一明当场身亡,同车的曾碧漪受伤。外公后来对曾碧漪奶奶说:你办事一向小心的,怎么这次……痛惜之情,溢于言表。


  有关毛岸红的故事仍在继续,寻访他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50年代初,一个叫贺小青(亦称朱道来)的孩子似乎各方面都符合他的特征。但外公看了照片和材料后说:不像小毛毛,但总归是红军的后代,由党来抚养吧。60年代末,已在南京上大学的贺小青突然死亡,情况不详。近20多年来,倒是没有听说再寻访出“小毛毛”。


  江西夭折的男婴


  1930年,在失去长女后,外婆又有了第二个孩子。这是个男孩,但生下来就死去了。接生者是红军中传奇的“基督医生”傅连璋。


  长征生下的女婴


  1935年,红军二渡赤水河前后,外婆在行军途中又生下一个孩子。几十年来,这个孩子出生的地点和下落,曾一直是历史谜案。据党史工作者考证,可以得到如下结论:据长征时干部休养连连长回忆:贺子珍生孩子是在遵义会议后到红军二占遵义期间,是过了赤水河,在贵州白苗地区的一间小草屋里。孩子洗干净后,我们用白布将孩子包好。我同董(必武)老商量,董老写了张条子,还放了三十块大洋。董老写的条子大意是讲,行军不能带孩子,这个刚生下来的孩子寄养在你家里,送给你做孙女吧,她长大了还能帮你干点活。


  解放后,在四川省古蔺县的白沙镇一带,流传着张二婆曾收养过红军小女孩的故事。20世纪80年代,古蔺县党史工作者认定确有此事。据调查考证,张二婆家住在白沙河边长榜上,收留红军留下的女婴取名王秀珍。三个月后,孩子因长毒瘤医治不愈而亡。


  次子廖瓦


  这是我一位没有中文名字,只有俄文名字的舅舅,他也是外婆的最后一个孩子。他是不幸的,1938年出生在远离父亲万里之外的莫斯科,十个月时就染上肺炎去世。这对连续失去五个孩子的外婆来说,其打击之大,是怎么估计也不过分的。


  但是,他却用短短300天的人生,给16岁和15岁的同父异母哥哥带来了极大的喜悦。


  当外婆悲痛欲绝地告诉哥俩这个消息时,他们也禁不住泪如泉涌,同时抱着外婆劝道:贺妈妈,您别难过了,您要保重身体!小弟弟不在了,还有我们呐!我们也是您的儿子呀!贺妈妈,贺妈妈……


  这时,本来还是痛哭失声的外婆突然一把搂住岸英、岸青:“妈妈、妈妈”,“儿呀,儿呀”,三人哭作一团。几年来,这还是两个舅舅第一次向外婆喊出“妈妈”!怎不让人激动万分!


  外婆失去了亲生儿子,却同时得到了两个儿子。这是她十年来以博大胸怀对开慧外婆母子的回报,用母爱赢得了儿子的爱。


   摘自《翻开我家老影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版  作者孔东梅


.TM商标域名 .TM 商标域名 土库曼斯坦域名
北京传媒网官方微博    北京传媒网客户端   北京传媒网创业频道公众平台 加入北京传媒网官方QQ群
可信网站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   网络110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