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登陆 会员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所在位置:首页 >> 历史 >> 历史解密
八卦民国之七:蒋介石结义兄弟戴季陶为何自杀身亡?
0
北京传媒网
时间:2013-09-03 15:14:11  来源:新浪历史
导读:八卦民国之七:蒋介石结义兄弟戴季陶为何自杀身亡?

    1949年2月12日凌晨,戴季陶独坐书,窗外一边漆黑,午夜的寒意悄然来袭击,这可寒却敌不过心中的寒。平津、淮海战役一败涂地,此时解放军已饮马长江北岸,虽然身在广州的自己远离战场,可是广州城也一片混乱,陈布雷离去的哀伤又悄然生起,也许只有李后主这首愁恨满怀的《子夜歌》才能应了他此刻心情:“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他手里的笔停了又写,写了又停,心中的寒一阵紧过一阵,顿觉一片灰暗……

    他倒出一大把安眠药,伴着泪吞下,桌上留下了一封万言遗书。早上8时许,这个孙中山的秘书、中山大学校长、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宣部长、国府委员、考试院院长、特种外交委员会委员长,国民党的理论家、蒋介石的结义兄弟,蒋纬国的亲生父亲,终于象陈布雷一样“为党国尽节”,年仅58岁。

    戴季陶,这个蒋介石的“铁杆”和“智囊”,是坐着“美龄号”专机到的广州,虽然患病不出家门,却没有门前冷落鞍马稀,蒋介石也亲自安排了他的赴台事宜,他为会要放弃生命,真是失望之极“为党国尽忠”?这其中还真有其他鲜为人知的秘密。

一、戴季陶的自杀情结。

第一次自杀。

     1902年,自幼聪明好学的戴季陶11岁时便进入了徐炯创办的成都留日预备学校,并受徐炯影响,倾向反满。第二年,他考入客籍学堂高等科后,与血气方刚、思想激进的几个同学时常在宿舍召开“时政卧谈会”, 13岁的戴季陶因不满学校做法公开向校方挑战,被开除,严重的后果是官府通令全省学校不得收录戴季陶。在他求学无门,彷徨无助时,得到到了日本人小西三七的帮助,进入了小西的私塾就读。1906,在小西的支持与帮助,戴季陶怀揣着家里变卖水田筹集的银两东渡日本。

    然而命运多舛,戴季陶因为年轻小貌似身上也有点钱,在途中被人盯上。在重庆抵达汉口码头时,装着银两的包袱被人抢走。他号啕大哭,失望之余,纵身跳江,是随行的同伴及时把他抱住,才留住性命。后来,大家纷纷解囊,才继续了他的东行求学之路。

第二次自杀。

    1923年,上海的报章登出:戴传贤(戴季陶又名传贤)因痛恨兵祸连结,愤世嫉俗,在汉口往四川的船上投江自尽,为渔民所救。所章所说的是,孙中山因陈炯明叛乱退居上海沪,便派出亲信戴季陶到四川联络川军以图再起,航行至途中听说川军内讧,戴自觉得难成使命,失望自杀。一时间各大媒体竟然对戴季陶的行为大加赞赏,戴他因愤世自杀曾红极一时。

    正得到孙中山赏识,风华正茂,春风得意的戴季陶真会愤世嫉俗而自杀?

    其实不然!据多年后戴季陶的小舅子赵文田回忆:戴季陶跳江被救起后,他们同处一室。半夜,戴季陶向赵文田诉说心曲。赵才明白其中戴自杀的原由,是因为自己的姐姐赵文淑。

    戴季陶的妻子钮有恒考虑到患有严重神经衰弱症的戴一个人在上海,身边需要人照顾,便将外甥女赵文淑送到上海渔阳里服侍他。年轻貌美赵文淑到了好色的戴季陶的身边,仿如羊入虎口。戴是个多情种子,身边天天有个可人的妹纸晃来晃去,他哪受得了啊,很快便与赵文淑有了“私情”。

    正在俩人情浓意合时,赵文淑由父母许配他人,行将出嫁。戴季陶在赴川前就知道了这事,可碍于家有“河东狮”不敢表露纳文淑为小妾之意。他在赴川路上受着失去美人的痛苦折磨,加上时局有变无法完成使命,一时间万念俱灰,毅然投江。

    后来,深情的赵文淑为戴不嫁,就以秘书的身份服伺在戴身边,直到1942年戴的原配钮有恒去世后才续为夫人。

 

(戴季陶与赵文淑)


二、戴季陶与日本女间谍鲜为人知的秘密。

    身材秀美、娇艳妩媚、能歌善舞、交际玲珑,有“帝国之花”与“日本第一间谍”之称的南造云子在30年代初与戴季陶关系密切。

    在“西安事变”中,与蒋介石情同手足的戴季陶,蒋最看重的宠臣,最信赖的国策顾问竟然一反常态,与何应钦、居正、叶楚伧站在武力讨伐张、杨的同一阵线上,戴直言:“张、杨叛逆,为党纪国法所不容,如不讨伐,国将不国,还有什么党国大计可言。”对孔祥熙责备戴不顾蒋介石安危的责备,他振振有词:“我与委员长的关系,不下你们宋、孔亲族 ,你们只在乎委员长的安危,不惜向张、杨妥协。我既在乎委员长的安危,更在乎党国大业,故我仍然主张,非以武力讨逆决不足以逞威,也决不能救得委员长。”对宋美龄:“我不是只顾及丈夫安危的女人,我所想的是,委员长的安全关系到党国大计,而以和平方式营救最有把握。”面对宋美龄的针锋相对,戴竟然恼羞成怒:“妇人之见,鼠目寸光。”愤然离去!

    12月25日,蒋介石生还南京。不久,宋美龄发表了《西安事变回忆录》中,严斥讨伐派,戴季陶成了未点名的对象。

    后来戴笠发现戴季陶与南造云子有往来,虽知戴季陶与蒋介石关系特殊,却委婉地向蒋讲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女人结识戴院长,恐怕别有所图。”蒋介石回答:“这个女人另人所图,不过戴院长不会受其利用,他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可从此以后,中央作出决定:高层会议暂不通知戴季陶参加,对戴季陶所阅中央文件的密级也作出了限制。    

     “西安事变”前,戴季陶正与南造云子来往密切,戴季陶在“西安事变”态度上的反常,不禁令人怀疑是不是南造云子有关。

    后来戴季陶虽然与南造云子断了关系,可是这个女人惹来的“祸”从未断过。


 

   (与“帝国之花”南造云子美艳齐名的川岛芳子)  

    1937年7月28日,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向南造云子泄露军事机密,戴笠下令逮捕南造云子。南造云子入狱后,戴季陶终日惶惶,唯恐她供出与自己的关系。巧是的,南造云子在日军进攻南京时逃出狱,1942年春天,南造云子被军统地下人员刺杀身亡。戴季陶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

     可是几年后,这件已被深埋的旧事却被重提起。1947年,上海正气书局出版了署名“仇章”的反谍纪实小说《别了,支那间谍网》。小说中披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书还多次提及南造云子在南京活动期间,通过“色诱”得到某“党国元老”的庇护,虽然不曾点名道姓,可不少把“党国元老”与戴季陶对上号。戴季陶的侄子读过这本书后,就曾询问过叔父,戴季陶大为震怒,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侄子两记耳光。戴季陶的冲动,更让人联想到“此地无银三百两。”

    另根据赵文田在上世纪70年代海外撰文回忆:“1948年7月,戴季陶收到一封来信,来信人称是仇章密友,手上掌握着戴季陶当年勾结南造云子损害国家利益的材料。如戴愿意出20根金条,即可交出材料。戴季陶先是严正地拒绝,可很快他又用金条换回材料,并付之一炬。自此以后,他总是忧心忡忡,担心日后还有人捏着他的把柄来敲诈,或是将这些资料向社会公布。这令神经衰弱的他精神几近崩溃……

三、戴季陶被病痛折磨。

     在1948年4月蒋介石当选总统后,戴季陶辞去考试院长之职,转任国史馆馆长。之后,戴长年罹患神经痛发作得厉害,吃药与卧床几乎成了他的生活全部。他曾对秘书说:“世风日下,衰病之身,毫无所补,所一念忣,则深惶汗。”虽然在养病,他却无时不关注着国事与时局,每当有人造访,总会详细询问,并流露出伤时之感。9月,戴季陶的续弦夫人赵文淑突然中风,半身偏瘫,给戴季陶一个沉重的打击,也更加重了他的病情。

    1948年12月底,戴季陶到广州后,虽然备受礼遇,他与夫人皆是带病之身,面对时局,只有伤感与无奈。更让他感叹的是,国军难以据守西南,自己的家乡四川必为共产党所得。虽然蒋介石已安排戴赴台,可戴执意不去台,经蒋纬国(戴季陶与日本女子重松金子之子儿子)劝说亦无效。他已无路可走了!

   戴季陶之死是“为党国尽节”、“心病”、“身病”,三者兼而有之吧!


 


相关阅读
.TM商标域名 .TM 商标域名 土库曼斯坦域名
北京传媒网官方微博    北京传媒网客户端   北京传媒网创业频道公众平台 加入北京传媒网官方QQ群
可信网站验证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   网络110   360